>

泰达宏利“改革派”离职谁解“一拖多”

- 编辑:www.536488.com -

泰达宏利“改革派”离职谁解“一拖多”

  近日,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宏利”)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总经理刘建离任,离任理由为“个人原因,另有安排”。

  掌舵泰达宏利4年以来,刘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投研体系改革,并将养老金业务作为公司的长期战略方向。

  不仅如此,在泰达宏利已任职12年的“老将”陈丹琳也在近期离职,不再担任泰达宏利旗下产品的基金经理。而2019年年初至今,泰达宏利已有5位基金经理离职。

  泰达宏利成立至今已经有17年,现在的管理规模为379.22亿元,管理规模增速不仅远低于同年成立的基金公司,更是被“后起之秀”超越。随着投研人才频繁流失,泰达宏利发展遇困。

  基金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才,尤其是基金经理,虽然说基金经理变动是正常现象,不过短期内多人离职,还是说明公司在管理上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8月7日,泰达宏利发布公告显示,陈丹琳卸任泰达宏利蓝筹混合和泰达宏利两只混合型基金基金经理。

  资料显示,陈丹琳于2007年7月加入泰达宏利,曾担任研究员、研究主管、研究部总经理助理等职务,自2014年1月6日起,担任泰达宏利价值优化型稳定类行业基金基金经理。离职前陈丹琳管理泰达宏利蓝筹混合和泰达宏利行业混合两只基金,但是任职回报率分别只有-34%和-25.70%。

  记者梳理发现,年初至今,泰达宏利已经有5人离职。分别是陈丹琳、王彦杰、王靖、杨超和邓艺颖。上述5位基金经理在泰达宏利的年限分别为:5.59年、0.75年、5.47年、4.47年和7.61年。

  其中王彦杰是公司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除了其任基金经理的时间较短之外,剩余四位基金经理的经验都较为丰富,这些人的离职对泰达宏利可以说损失不小。

  除了这几位基金经理离职外,8月10日,泰达宏利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总经理刘建离任,理由为“个人原因,另有安排”,总经理职位暂时由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首席信息官傅国庆代为履职。

  资料显示,刘建在2014年10月加盟泰达宏利基金之前,曾在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银国际证券等企业担任高管,2015年8月起,刘建任泰达宏利基金的总经理。加盟泰达宏利之后,刘建进行了投研体系改革,并将养老金业务作为公司的长期战略方向。

  刘建在过去的四年中,对泰达宏利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将公司以往的注重交易、风格切换、仓位变动频繁的投资风格,转向侧重于基金经理风格稳定并加大了中长期投资。

  而刘建离职一幕似曾相识,因为在2015年5月,当时泰达宏利总经理刘青山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样也由傅国庆暂代总经理一职。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泰达宏利基金前总经理刘建以及多位基金经理的离职原因等相关问题,向该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天相投顾投研总监贾志对本报记者表示,基金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才,尤其是基金经理,虽然说基金经理变动是正常现象,不过短期内多人离职,还是说明公司在管理上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格上财富张婷分析认为,公募基金由于没有业绩提成,收入更多源于规模扩大所带来的管理费收入,基金经理的薪资相较私募以及其他资管行业较低,激励机制不到位,也是公募基金经理“公转私”或者离职的主要原因。

  基金行业因为“老带新”“挂名”和人才短缺等诸多现象和问题,基金经理“一拖多”在业内较为普遍。不过,投资者对于类似基金还需谨慎,因为这说明公司的投研人才短缺。

  实际上,泰达宏利基金基金经理的数量本身就相对匮乏,这次人员的大规模流失无疑是雪上加霜。

  同花顺数据显示,泰达宏利基金共有84只(份额分开计算)基金,基金经理17人。

  记者梳理发现,泰达宏利的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十分明显,比如:丁宇佳一人管理20只基金,庞宝臣一人管理12只基金。

  在贾志看来,基金行业因为“老带新”“挂名”和人才短缺等诸多现象和问题,基金经理“一拖多”在业内较为普遍。不过,投资者对于类似基金还需谨慎,因为这说明公司的投研人才短缺。

  资料显示,泰达宏利基金成立于2002年6月,是中国首批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注册资本1.8亿元人民币。中方股东为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1%。外方股东为宏利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9%。

  对比同年度成立的7家基金公司,泰达宏利基金规模排名垫底。2002年度成立的7家公司分别为:招商基金、万家基金、银河基金、中银国际证券、国投瑞银基金、金鹰基金、泰达宏利基金。

  泰达宏利基金在上述7家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一,甚至落后于同年成立的招商基金10倍之多。

  另外,数据显示,现在泰达宏利旗下基金数量51只,基金资产规模379.22亿元。其中,泰达宏利基金主打的权益产品持续下滑:2015年8月泰达宏利权益类基金规模为242亿元、2016年为172亿元、2017年为133亿元,2018年降至78.09亿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泰达宏利的权益类基金规模为95.7亿元。

  张婷分析认为,4年前泰达宏利总经理刘青山离职,当年还有7名基金经理离职。而泰达宏利规模一直没有突破,一个问题或正是因为人才的断层造成业绩表现不如预期。另外,泰达宏利成立以来股权出现了6次变动,不利于公司的统一发展。

  频繁的股权变动和人员流失,让泰达宏利这家成立了17年的老牌公募发展缓慢。而刘建之后,谁将带领泰达宏利走向新的赛道?

本文由基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泰达宏利“改革派”离职谁解“一拖多”